【产品解读】e6/e7 dna分型检测助力hpv感染早期检测,守护女性健康宁波海尔施基因科技有限公司-九游会登录网址

news center

【产品解读】e6/e7 dna分型检测助力hpv感染早期检测,守护女性健康
2019-11-29
宫颈癌是女性生殖道最常见的恶性肿瘤,也是目前人类所有癌症中唯一病因明确且可防、可筛、可治的一种癌症。流行病学调查和分子生物学研究均已证实人乳头瘤病毒(hpv)感染是引起宫颈上皮内瘤变及宫颈癌的主要原因。hpv具有多种亚型,根据致病性分为低危型、中危型(hpv26、53、66、73、82)和高危型(hpv16、18、31、33、35、39、45、51、52、56、58、59、68)[1],其中高危型人乳头瘤病毒(hr-hpv)的持续感染是宫颈癌的主要病因。


目前为止,筛查是预防和早期诊断宫颈癌的主要手段。世界各国的妇产科学会均推荐将hpv检测用于宫颈癌的早期筛查,以浓缩高风险人群,便于进行有效的监控、及时发现宫颈癌。因此,准确、安全、有效、经济的hpv检测方法成为学术界关注的焦点。  
当前市场上绝大多数的hpv检测方法是以l1基因作为检测靶点,然而由荷兰、美国、英国、法国以及西班牙等多个国家联合组成的机构经研究后发现,检测l1区的pcr方法由于hpv基因整合可能漏诊5-10%的宫颈癌[2]。而e6/e7作为hpv病毒的2个主要的致癌基因,其dna无论在病毒游离状态还是整合状态会一直存在[3],在hpv 病毒致癌的过程中通过多种途径发生作用[4],因此根据e6/e7 基因型特异性的差异进行基因分型检测,更具有临床应用价值。
hpv导致宫颈病变的过程图示


海尔施基因科技hpv分型检测试剂盒,利用多重pcr毛细电泳技术,在致癌基因e6/e7 dna上实现了25种hpv型别全分型检测,共包含18种中高危型和7种低危型,是目前国内唯一一个以致癌基因e6/e7 dna作检测靶点的hpv分型产品。

2009年继fda批准hc2技术应用于临床后的又一种hpv dna检测方法为新型cervista酶切信号扩大法(cervista hr-hpv)。宁波市妇女儿童医院将cervista hr-hpv与海尔施hpv e6/e7 dna分型检测试剂进行了检测子宫颈脱落细胞高危型hpv dna的差异比较。本次研究共检测了妇科门诊449例患者宫颈脱落细胞样本,结果显示cervista hr-hpv和hpv e6/e7 dna分型检测试剂检测阳性率分别为25.84%和32.07%;2种方法的总一致率为87.08%,2种方法不一致的病例经测序验证后,cervista hr-hpv和hpv e6/e7 dna分型检测试剂结果与测序结果的吻合率分别为46.15%、53.84%。证明hpv e6/e7 dna分型检测试剂和cervista hr-hpv在检测宫颈脱落细胞高危型hpv dna的结果具有高度的一致性[5]。

海尔施基因科技hpv e6/e7 dna分型检测试剂盒在临床检测中已进一步投入使用,其临床价值也逐步被证实。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瑞金医院共分析了9457例女性标本的hpv检测情况,发现hpv总感染率为14.36%。在所有阳性结果中,单型别感染占80.19%,而多型别感染占19.81%。在所有单型别感染中,高危型hpv的感染率为14.07%,低危型hpv感染率为0.25%,说明感染仍然以高危型为主,而在所有多型别感染中,主要以双重感染为主,感染率为15.32%[6]



图1.hpv单型别感染和多型别感染类型的分布情况[6]


在中国科学院大学宁波华美医院1566例hpv女性标本的研究中也验证了这一观点,该研究发现单一高危型、低危型感染率分别为9.20%、3.38%,多型感染73例,感染率为4.66%[7]。感染同样以高危型为主,且存在多重感染。
图2.不同年龄段受检女性hpv感染型别情况[例(%)][7]


同时发现hpv感染存在年龄段差异,其中31岁到40岁妇女是hpv感染的高发人群[6]


图3.不同年龄分布和hpv阳性率的分析[6]


宫颈癌是最常见的妇科肿瘤,是仅次于乳腺癌、危及妇女生命健康的第二大杀手。hpv筛查对于宫颈癌的早期诊断和预防有着重要的临床意义,既可以帮助实现对高危人群的监测,也可以对hpv疫苗接种进行指导。海尔施基因科技hpv e6/e7 dna分型检测试剂盒以其高敏感性、精准分型、防止漏检的特点已经被广泛接受和应用,努力为守护女性生命健康尽一份力。




参考文献:

[1] 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.人乳头瘤病毒(hpv)核酸检测及基因分型、试剂技术审查指导原则.2015.

[2] walboomers j m, jacobs m v, manos m m, et al. human papillomavirus is a necessary cause of invasive cervical cancer worldwide.[j]. the journal of pathology, 1999, 189(1): 12-19.

[3] woodman c b, collins s, young l s, et al. the natural history of cervical hpv infection: unresolved issues[j]. nature reviews cancer, 2007,7(1):11-22.

[4] nicole sl,yeo - the, yoshiaki ito, et al. high - risk human papillomaviral oncogenes e6 and e7 target key cellular pathways to achieveoncogenesis[j]. int j mol sci, 2018, 19(6):1706.

[5] 刘文渊,卢文波,饶冬平. gexp 多重pcr法与新型cervista 酶切信号扩大法检测高危型hpv dna 的比较[j].中国卫生检验杂志, 2016,26(14):2061-2062.

[6] 孟俊,金丽兰,林琳.9457例妇女人乳头瘤病毒感染情况分析[j].国际检验医学杂志,2018,39(2): 71-75.

[7] 丁世雄,马建波,傅燕旻等.人乳头状瘤病毒e6 /e7 dna 基因分型检测及意义[j].中国卫生检验杂志,2019, 29(13): 1564-1566.




返回列表
返回列表